为什么猎场中的胡歌如此失意却还是让人欲罢不能?

差不多小姐2017-11-12 08:00:0054评
(原载于豆瓣,授权转载,作者:小陆) 看《猎场》的时候,其实我很早就想说说生存欲的事。 我有一个朋友,校友,985老牌工科院校毕业,全国排名第一的船海专业,毕业包分配,研究所排着队等挖。七八年前能开出年薪十万余的工资,算得上衣食无忧了吧,但是他不,他去做九州。 他不是一时脑热,他也不是为了理想燃烧自己飞蛾扑火,他是真的相信自己能成功。 九州是一个怎样的项目呢?十五年前一帮年轻人举着大旗要做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,那个年代五湖四海共襄盛举,稍有名气的网络作家都参与其中,为其贡献自己的小说。 然而我这位朋友去的时候,整个九州团队刚刚分崩离析,分裂成了南北两个公司,即将走向末路。他去了南边的那家,月薪2000块,给一家眼见将死未死的杂志社当编辑。《九州幻想》苦苦支撑一年之后停刊。 后来还有第二次,第三次,去年他第四次去做九州了,当时他已经是一家游戏公司的总制作人,有相当成功的作品。但是毫无犹豫地辞职离开深圳北上,开发新九州写作项目。他一直热情地把自己投入喜爱的事业之中,并且自始至终相信这可以成功。即便他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,但是始终有着旺盛的生命力重新爬起来,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毫无保留地投进去。这种饱满的生命力和强大的生存欲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诗意了。 现代人生活得很苦,大多缺乏拥抱生活的热望。周末聚餐前看爆米花电影,深夜躲在被子里刷微博,热衷轻佻段子,习惯反讽和揶揄,情节是破碎的。进入舒适圈以后很难离开,受到致命性打击时大多一蹶不振,很难有重新向生活宣战的勇气。 活得很丧。 没办法,活下来已经足够竭尽全力了,承担未知后果的代价过于大,也很难有对应的强壮心理来应对这些代价的伤害。说到底,大家实在太苦了。所以我是很好奇郑秋冬这个人的精神力,这个人的强大生命驱动力究竟是从何而来的?他经历过很多次的跌倒,求职碰壁、创业失败、被人羞辱、被抓、入狱、被利用、被业界blacklist、多次的自残、自杀——很难说如果放在我们普通人身上,能经历到第几重命运的伤害后就失去生存欲望,至少在我做不到的,郑秋冬这个人到底怎么就能够一次次地从底谷爬出来,一次次不服输地向命运高呼呐喊,很神奇,近乎辉煌,有点至死不休的悲壮和史诗感。 我很喜欢这种生命力。我那位做新九州的朋友目前已经进行了二轮融资,我太希望这个项目能够成功,像是把自己的情感和幻想寄托在距离较远的地方,给自己找一块可供上香的香炉。我们自己活得过于丧了,总是希望能攀附在坚强自信的人身上,从中汲取一点儿能量。而郑秋冬,的确是一个生命力非常顽强的人。 而姜伟还不够,还要给郑秋冬的这种生命力制造难度。他选取的这个行业,是一个某种程度上具有负面性的行业,多数的事情陷在灰色地带中。当代人的痛苦在于所能倚靠的精神力量的崩溃,人被命运裹挟拨弄的犯错,人为了生存殚精竭虑而失控的行为,我们这一代人集体性的道德衰败,这些很难用泾渭分明的审判场去对人性进行拷问和判决。因为姜伟确实是一个伟大的现实主义创作者,他真实地活在这充满了悖论和混乱的中国经验中,他准确地对着残酷又复调的现实生活的逼真的再现。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存在着道德上的巨大瑕疵,背负着人性丑恶的枷锁前行。无论是明知是传销却深陷于这种成功幻觉,不断靠诈骗获得巨款的郑秋冬;还是久病床前无深情,被男友的重病拖到怨恨和麻木,因此移情别恋,甚至劈腿前男友的罗伊人;或者说拥有着极高社会地位,却故意陷害郑秋冬支开他远赴广西去做传销的白力勤。 那个听了郑秋冬激动人心的演讲之后,选择去尝试改变命运的工人,结果却被迫看到了振奋背后的真实,因此精神崩溃跳楼。与此同时,郑秋冬拿起了桌上的两万块,获得了又一笔靠欺骗和煽动得到的财富。我们所习惯的升职加薪闯关打怪兽的职场成功学背后,那些郑秋冬在传销中才会使用的宏大叙事语言,被还原成了其惨烈、荒谬和野蛮的本来面目。 但姜伟本身的精神还是超越的。在一个人人黑化的爽剧时代,《猎场》里难得没有一个脸谱化的好人和坏人,每个人都有自己泄露出来的丑恶和败坏的一面,但是也都有自己的底线和愧疚。白力勤人之将死,在病床前喊得那几声郑秋冬,到底是对自己做错的事的后悔和羞耻。人性最后的底色是明亮的。 以目前放出来的信息,可以知道,姜伟最终要写的郑秋冬,是一个不断自我完善、自我崇高的人。他在郑秋冬的身上寄托了理想主义的努力。在后面的剧情中,比如袁昆的登场,我们会看到更多对猎头职业判断、取舍的道德考量,在不违法不犯罪的情况下,这些灰色的不光明的手段,到底是否应该使用,是否应该放弃利益去选择更善良的手段,是否会对自己的罪孽感到惶恐和羞耻,这是主角郑秋冬需要真实面对的难题。 写作承担的同时有焦灼的现世和超凡的灵魂。正如同姜伟在采访中所说的那样,“理想的人生模式、做人标准是在我们的精神生活中真正存在的”,人类的普世尊严是真的存在的。人类进化几十万年,文明只有七千年,通过一次次流血抗争才得到了共识,总有最底线的人类良知,即使微渺,不堪鸿毛之力,在世俗社会没有任何利益可言,很难收获掌声,也确实存在。我相信最后郑秋冬的选择是具有精神超越的。 郑秋冬这个角色有的非凡充沛的生命力和壮美的自我审判感。很像《创世纪》里的叶荣添,每前进一步,每一次觉醒,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。但是最后他还是会选择觉醒,这是姜伟所说的人性的“现代性”。在时代抉择中,在道德判断受到一次次的伤害和打击的过程中,郑秋冬不允许自己像袁昆一样融于浊流,而是会愚蠢地去走向光明和道德。 《猎场》会是一部好的现实主义作品,其中藏了无数的线索和隐语,支吾几句,没有说透,需要观众的思考和咀嚼。这对于电视剧普通受众而言其实有点要求过高。没有脸谱,也没有符号,每个人都有未供于台上的努力和呐喊,都有自己的潜台词。以至于每一个人都不太像标签。 开播盛典上,姜伟说过一句话:郑秋冬在剧中遇到的大部分人,都只是他路上的风景,如同一个人在上班途中会看见的一棵树、一栋楼,都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片段。郑秋冬如同一个线索人物,穿起来了现世社会各个阶层的芸芸众生,供出来了这样一个残酷冰冷又带着光亮的世界。 很庆幸的是,郑秋冬这样一个角色被胡歌诠释的很好,他呈现出来了一个复杂的人性挣扎过程,没有使自己沦为串珍珠项链的线。郑秋冬是一根离弓不回头,始终冲向善良光明的那一边的箭。他出场未必完美,有无数次软弱、妥协、放弃和匍匐,但最终不断完善自己,有卑微的倔强与尊严。 这种负重前行的生命力,将爆发出来令人震撼的灵魂光耀。
回到腾讯网,看更多今日热点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新闻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精选评论
精彩推荐
回到腾讯网首页 看更多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