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凯歌那股认真劲周杰伦也有

腾讯娱乐2015-07-13 07:27:0123评

我第一次主演电影就是《黄土地》。回过头看,我人生几十年当中,最精彩的应该是拍《黄土地》那会儿。

和陈凯歌认识是在广西南宁。我那个时候在南宁厂,就知道隔壁住了一个大高个,很绅士、很贵族的样子。那是10月份,我有个电炉子,每天都烧开水。他就每天上午出来十分钟,来我这里坐坐,喝点开水,抽根烟,闲聊几句,就十分钟,完了就回去继续写本子。他们那时也在找演员,中午的时候,有时候艺谋他们都过来,吃饭的时候碰碰头,看看什么情况。

《黄土地》最后能拍成电影,说实在的郭宝昌导演出了很大力气。郭导原来就是南宁厂的,也是电影学院的师哥,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帮这些师弟。当时厂里安排他去出外景,他不去,和厂里说,什么时候你们定了拍《黄土地》我再出外景去,态度非常坚决。所以后来郭宝昌导演《大宅门》他们几个全去帮忙,就是因为有这个情分在。

那个时候真的很难。我记得陈凯歌花了一个礼拜写完了本子,说写完了我们吃顿饭。大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饺子,自己做的。吃完以后,我们睡觉了,他们三个没睡。那时没有复印机,他们就手抄了五本,一夜抄完。五本写完以后,张艺谋(编者注:张艺谋担任《黄土地》摄影师)还做了一个书皮,原来不叫《黄土地》,叫《古原无声》。早上,他们三个人就拿着本子在那等上班,五个副厂长,一人一本。

看完以后,厂里面不打算拍。凯歌他们说都已经采风两三个月了,让我们汇报一下我们干啥了吧。这是理所应当的,好,副厂长就开始找了一些人演。这次凯歌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,艺谋的开场白,凯歌说完,两个副厂长就掉眼泪。所以这个事儿当天晚上就差不多了,大家都非常高兴,很不容易。

等我们开拍的时候,就已经四月份了。山已经见绿了,艺谋设计是不要绿色的,我们专门雇了五个农民,天天山上哪有绿锄哪。你想想,那得多大的功夫?还有拍那个路,艺谋他们很认真,琢磨,走了几十年的小路是什么样的?又雇了10个人天天踩路,踩了一个礼拜之后,艺谋说还新,不够旧。又踩了半个月。艺谋又琢磨,说这常走的小路应该中间发白,两边发深,于是又在中间洒上干土,这才拍出来像。

他们那种状态的导演,我这一辈子就碰见过两次。第二次是周杰伦,我没想到周杰伦那么认真,和陈凯歌他们状态是一样的。那个时候我也刚接触电影,不懂电影怎么拍。但是看现在的电影,一个景可以拍10个戏。所以你要说《黄土地》怎么能成为经典,我觉得应该。

我记得《黄土地》拍大远景,一望无际的土,山山峁峁的,一个牛在那个画面边上,悠闲地晃着尾巴,吃着草。老汉在镜前,端着大碗,喝着小米粥,凯歌就会掉眼泪。他说农民一天最痛快的时候,就是这个时候。这个画面,现在的年轻人显然掉不了眼泪。你想想,那大碗有什么好的?小米都是前年的小米,吃点咸菜喝这个,喝得那个痛快,都喝出了声。

拍陈凯歌的本子,有些台词老也忘不了。《黄土地》里,我问这个老汉,“大叔你这么多歌,怎么能把歌词都记下来呢?”他说,“日子艰难了,就记下来了”。凯歌写的台词,你说多好?这里面有陈凯歌导演他对生活的感悟,不像现在年轻人太平静,没有大起大伏的政治运动和历史背景。现在人都是消遣来着,谁还能为这场面感动?

《道士下山》里我演一个高僧,他有一句台词也让我很有感触:要是能悟到生死轮回,无非花开花落。当时拍完这个,大伙都很安静肃穆地品味这句话,人生,就是花开花落,多简单的事儿啊。

王学圻觉得人生最精彩的阶段就是拍《黄土地》那会儿。

回到腾讯网,看更多今日热点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新闻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精选评论
回到腾讯网首页 看更多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