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业聋哑小伙靠直播捕鱼抓鳖为生 每天收地笼捞百条黄鸭叫

中国人的一天2019-04-13 07:36:351001评
摘要 “还可以钓到鳖,那可是纯野生的。”每次换钱后,阿勇想到了赡养父母,供妹妹上学。自己却舍不得用,他一件衣服,往往要穿5年以上。

在广西资源县,绿水青山萦绕着一个名叫“黄鸭渡”的村庄,“隔壁”就是湖南新宁县,天生聋哑的曾庆勇,就出生在这个“一脚踩两省”之地。两年前,他玩上直播,每天为观众播放他在“世外桃源”捕鱼捉虾和跳性感舞的画面,让他在数以万计的观众前成为屏幕主角。从始至今,他无声地直播了3000小时。

“中国温度”特约

图文&视频/刘教清 编辑/小为

出品/腾讯新闻×腾讯NOW直播

点击观看视频:聋哑人直播抓鱼抓鳖,怎么跟观众互动?

今年26岁的阿勇,只读了小学。正因为先天失聪,让他从小自卑,甚至遭人欺负。阿勇家门口就是“资江河”,尤其在过去那些物资匮乏的年代,很多村民靠打鱼补贴家用。自16岁起,“孤独”的阿勇也以捕鱼度日,练就了好水性。家人说,不管是寒冷刺骨的冬日,还是烈日炎热的夏天,阿勇钻到水下3分钟,不用露出水面。

改变,源于一次意外。2017年7月,阿勇去广东茂名一亲戚家玩耍了半个月,逛公园、逛超市、走街道,大千世界的繁华,让他无处都感到新奇。紧接着,阿勇又转到一名读大学朋友那里,呆了半个月,无意中接触到了直播。在阿勇心里,直播很新鲜、刺激,能让他相对封闭的内心得到释放,因为可以让身处全国各地人了解他的生活,他也可以走进更多人的圈子。回家后,快递包裹也紧随其后:手机支架、10000毫安充电宝。

在反复“手语”比划后,父亲曾宪松终于明白,原来儿子阿勇买这些装备回来,是要玩×晚网络直播。那时,父亲根本不懂什么叫直播,能赚钱吗?父亲也没明白是谁教儿子这些“时代绝学”的,他只知道,应该尊重儿子,支持儿子。

都说,上帝为一个人关上一扇门,一定会为他打开一扇窗。阿勇虽听不见,也讲不出话,但极其聪明。他在腾讯NOW直播APP中,注册了帐号:聋哑人阿勇。直播的主要内容就是他每天如何钓鱼、收网,以及家乡无限风光和丰富的夜生活等。

阿勇钓鱼,不是传统的撒网,或者在河里放地笼,而是在一根线上捆上几根钓勾,勾上有蚯蚓。中午时间,阿勇巧用一台电动机,去地里捕捉蚯蚓,通过电动机产生的震动,让蚯蚓主动钻出地面,他再将其装入桶中,并把多余的蚯蚓放到地里供养。

阿勇将线头捆在岸边的树枝上,达到固定之效。这样的钓鱼方式,与用钓杆同理。

放钓,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。每天下午,阿勇要花2至3小时,将一条条小蚯蚓固定于鱼钓上,再通过石头沉于水下。放钓的每一秒,每一个过程,他都会向网友直播。在无声的过程中,阿勇时而对镜头微笑,时而将鱼盆递到镜头前,与观众“互动”。

尽管阿勇的水性堪称一流,但每次出发前,父母都还是有些担心,毕竟阿勇是一名聋哑孩子。有空时,父亲会来到河边,一边叮嘱阿勇千万小心,一边看着阿勇远去的背影。

下午放钓,上午收网。这是阿勇的规定运作。每天早上,他会早早起床,将一大摞盆子、剪刀、钳子等物品放在竹排上,再赶去放钓的地方。收网时,他只要找到漂浮的空瓶,用力扯一下线绳,就知道是否钓到鱼了。

可阿勇不会轻易这么做。他事先会在直播屏幕前,做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,祈祷能钓到鱼。当真正钓上鱼后,他总会“欢呼雀跃”,并将鱼拿到手机前,给网友一睹风采,分享喜悦。

俗话都说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一次,阿勇正在河中直播,突然一个水浪打来,他一个踉跄,竹排失了重心,手机连同支架,一个翻滚,掉入湍急的河水中。紧接着,阿勇未脱衣裤,一头扎进水中。幸运的是,手机竟然给他找到了。

一次惊魂,让阿勇吸取了教训。打那以后,他用绳子、马丁和砖头,将手机支架牢牢固定在竹排上。但父母为此增添了不少担心。所以每次外出打鱼,父母都要再三叮嘱他: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晚上的直播,分两大部分:家人的晚餐和充满性感、诱惑的舞蹈。父母做菜时,他直播做农家菜的方法;亲人团聚的喜悦;亲朋好友来家做客时聊天的情景。晚餐过后,阿勇时而在直播前化妆,摆出各种搞笑的动作,时而又跳高挑性感舞,甚至夹杂一些钢管舞的内容,让网友大呼过瘾。起初,很多人都不知道阿勇是真正的聋哑人,竟还有这样的“绝活”。久而久之,无不感到由衷地钦佩,并成为忠实的粉丝。

毕竟阿勇只读了小学。在玩直播前,很多字不认识。为了与网友交流互动,阿勇主动向正在读高中的妹妹学习汉字、拼音和打字。每次妹妹也是不厌其烦地教他。如今,阿勇的语句比以前更通顺了,字也认得更多了。

在妹妹曾馨葵心中:阿勇是一个懂得照顾人的好哥哥。妹妹说,哥哥每次卖鱼后,特别是“丰收”后,总会给她买好吃的,还会给家里买米等。“哥哥不会讲话,但他有这份心,我觉得他就是个好人。”

的确,阿勇打回来的鱼,都想拿去镇上的饭店去卖。因为是野生的河鱼,当地可卖到约40元一斤。曾宪松说,他(阿勇)最多的一次可打鱼将近100条,一般情况下可以打鱼20多条,“还可以钓到鳖,那可是纯野生的。”每次换钱后,阿勇想到了赡养父母,供妹妹上学。自己却舍不得用,他一件衣服,往往要穿5年以上。

在“黄鸭渡”方圆十里,阿勇是第一个玩直播的。幸运的是,因为直播,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,隔壁村的一个帅小伙,还特意来拜师学艺,也玩起了直播。有时,他的鱼也不用拿去镇上卖,有人会慕名来到家里购买。

尽管阿勇有了赖以生存的“法宝”,但他毕竟是一级残疾。父亲曾宪松说,这么多年,他和老伴不愿外出打工,就是担心阿勇不能自强,或者说有三长两短。所以,夫妻俩一直在家门口的一家木材加工厂打工。

令夫妻俩欣慰的是,阿勇自从玩直播后,每天都很辛苦,但整个人变得开朗了很多,还交到了很多朋友,其中不少聋哑朋友,他们还相互交流手语。曾宪松说,他感觉自己心中的石头放下了一半,另一半就是希望阿勇早日找到一个女朋友,组成一个家。

曾宪松夫妻也是阿勇的忠实粉丝。只要有时间,尤其是晚上直播时,两口子也会用手机看。令他们记忆犹新的是,当阿勇第一次收到很多“小红花”时,阿勇高兴地跳了起来。尽管父母不知道,这些小红花到底代表着什么,可看儿子如获至宝的肢体语言,两口子觉得儿子找到了开心的密钥。

据统计,近两年来,阿勇直播时长总共约3000小时。在这般漫长无声地直播中,是一个来自偏远山村聋哑人追求梦想、积极向上的成长过程。因为他重新定义了人生追求的内在动力。用曾宪松的话说,以前自卑且受人欺负的儿子,在直播间受到了他人的认可,觉得残疾人也可以挺直腰杆在社会上行走了。

阿勇通过父亲告诉摄影师,希望网友老铁们认识他后都去直播平台上跟他互动。

(《中国人的一天 》第3394期 微信搜索公众号“中国人的一天”或“chinaoneday”,说出你的故事;同时,我们也将继续带你看更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。)

回到腾讯网,看更多今日热点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新闻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精选评论
相关新闻
回到腾讯网首页 看更多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