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花辍学兜风惨遭车祸险截肢,本与父母形同路人,今“因祸得福”

梦龙影像2018-04-16 09:50:551200评

躺在病床上的这位姑娘,名叫晓立(化名),15岁。她的家在湖北省黄梅县向窑村,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,在家排行老二。父母长期在广东做泥工,供三个孩子上学。然而2017年暑假结束后,晓立突然不愿意继续读书,从学校离开在社会结交朋友,成了小“太妹”。2018年3月14日晚7点,她乘坐朋友的摩托车兜风,被对向驶来的车子撞成重伤,双腿血肉模糊,险些截肢。(图文/梦龙影像 马路遥 视频 刘璐 通讯员 陈菁)

当晚晓立的爸爸余汉兵接到电话赶到现场后惊呆了:对向驾驶员酒驾导致撞击猛烈,晓立被甩出左腿血肉模糊。之后据当地交警认定,对方驾驶员酒驾,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,晓立乘坐的摩托车驾驶人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。凌晨2点半,晓立从黄梅县人民医院转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。医生介绍,患者左腿受到剧烈挤压,呈毁损性离断,多处血管、肌肉和软组织严重损伤,运送过程中急救人员一直止血、输血,但晓立仍然失血性休克,生命垂危。

为保住花季少女的生命,继而避免截肢,医院专家紧急会诊手术,尽最大努力挽救了伤肢。当天,手术从凌晨3点做到上午10点,持续了整整7小时。所幸第一次手术后,经过精心的治疗和护理,晓立的生命体征趋于稳定,但由于她左腿损伤太严重,一个月来已接受了7次修复手术,医生预计后续还需做近10次手术。目前花费已经超过27万元,但肇事方目前只有能力赔偿8万。

余汉兵和妻子这个月时间寸步不离守护着女儿。近日女儿情况稳定,余汉兵紧绷的神经也稍微松弛一些。谈及自己和女儿晓立的关系以及女儿辍学等问题,余汉冰又无奈又自责。“我和妻子一心想着辛苦干活就能换来孩子们的未来,再累也值得,但毕竟在外地打工,孩子们成了留守儿童。”余汉兵说,“大女儿、小儿子都在寄宿制的学校,相对封闭一些。二女儿每天放学回家,家里就是她外婆帮忙照顾一下,缺失父母的关爱和监督,孩子走了歪路。”

其实为了最大限度有机会来陪伴孩子,余汉兵力争1-2个月从广东回家一次。“每次都是买硬座,坐十二三个小时回来,往返车票四五百元,就是希望多看看孩子,但这样还是不够。”余汉兵说,“晓立2017年暑假突然告诉我,她不想上学了。我觉得很惊讶,她的成绩是中上等,还是文艺委员、广播台播音员。”

余汉兵和妻子找到晓立的老师,请老师帮忙劝孩子上学。在老师的帮助下,初二开学时,晓立去学校报到,但一周后还是回家了。余汉兵和妻子无数次地问过女儿为什么不想上学,也跟她讲了很多道理,但收效甚微。为此晓立和爸爸妈妈的关系变得很僵,也不愿和父母多说话。“后来我才知道,孩子在社会上交了一些朋友,走了歪路。”余汉兵说。

初初见到晓立,你很难想象这么可爱、爱笑的花季少女,会是父亲口中的“小太妹”。我们采访的时候,她正在写信。“我在给爸爸妈妈写信,写点心里话。”晓立说,“原先我觉得自己远离父母,在家里又是老二,有点爹不疼娘不爱的感觉。在暑假的时候,认识了很多不好的朋友,觉得在他们那里我更受关注,所以我的心就野了。但这一个月,爸爸妈妈就这么在旁边一直照顾我,让我感受到了原本从未有过的感觉。”

现在每天,余汉兵都会给女儿进行腿部的按摩。“医生说,这样有助于恢复,以后孩子要想走路,要多做这样的按摩。”余汉兵说,“最近我和女儿的关系好多了,她也跟我表露过心声。仔细想想,虽然我们三个孩子,都想一碗水端平,但或许多多少少对她的关爱少了一点,让孩子的内心产生了变化。”

一番话说下来,真真让人觉得可惜,可叹,也令人感慨。往好的方面想,孩子这次虽然遭了大罪,但也算“因祸得福”。留守儿童的窘境很多农村家庭都会遇到,孩子教育、关爱的缺失,让父亲十分自责,这一次女儿吃了这么大的苦头,换来了一种关系的升华,代价虽然很大,但也有所收获。

不过现在治疗费用令余汉兵感到头疼。交通事故有责任方,虽然女儿无责,但肇事方的赔偿能力有限只能支付8万元,全家所有的钱都已经拿出来给女儿治疗腿伤,总体花费超过27万元,自费近20万。“交通事故责任还不能走医疗保险。”余汉兵说,“对方拿不出钱来,我们家里能借的都借了,已经山穷水尽。”

企鹅号“梦龙影像”独家报道15岁美女校花“晓立”的故事,讲述一个青春期农村留守儿童的真实故事,和内心变化,也通过腾讯公益平台、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,为她筹集腿伤治疗费。我们承诺所有善款由正规基金会监督,不收取管理费用,扫描或者长按二维码可以进入腾讯公益了解详情并捐款,捐款者会定期收到项目报告,跟踪善款使用情况,也可以了解孩子未来治疗进展。

回到腾讯网,看更多今日热点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新闻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精选评论
回到腾讯网首页 看更多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