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故宫古籍善本知多少 中华3000年文明中最精华典籍的荟萃

善本古籍2018-04-16 06:52:004评

从1931年“九·一八”国难事变起,国民政府就策划“古物南迁”行动。北京故宫中最精华的一部分一路南迁,最后到台湾省,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金文甲骨、秦汉碑拓、敦煌遗卷、唐人写经、佛道经藏、宋元古本、《永乐大典》、《四库全书》……,今天,台湾岛中研院、台北市故宫博物院、台北“国立中央图书馆”珍藏的就是这批中华3000年文明中最精华的典籍。

中国收藏家协会报刊收藏委员会副秘书长秦杰说,根据台湾方面资讯,台湾地区藏古籍约100万册,善本有27~28万册。而台北故宫从北京故宫博物院在抗日战争初期南迁的书籍,仅善本图书就有6万余册,其中有许多极为珍贵的宋、元善本书,还有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、《四库荟要》,都完整无缺。

多灾多难的《四库全书》

运到台湾的故宫文物,开始存放在台中山村北沟的老房旧舍中,日夜经受着台风和暴雨的考验。

1963年3月,台湾正值春雨期。一日,古籍图书专家梁廷炜在例行检查中,发现文物箱上有一摊水迹,吓了他一跳。他立即打开这台标有633号的箱子检查,发现贮藏在里面的《四库全书荟要》9册被雨水浸湿后发生粘连。

《四库全书》是我国古代最大的官修丛书,共7套,保存在北沟的文渊阁版《四库全书》是成书最早的一部。这套《四库全书荟要》是《四库全书》的精华本,是现世仅存的一套孤本,孤本的破坏,损失重大不言而喻。

1963年6月3日,台湾“教育部”收到了“检察院长”于右任写给他们的信函:“其损失情形如何,主管人员有无失职咎责?应予调查,以明真相。”结果,联管处主任孔德成引咎辞职。孔德成是孔子的77代嫡孙,1920年被民国政府册封为“衍圣公”。

1965年,包括这部国宝在内的所有文物,都运到了新建的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清乾隆年间纂修的古代文化典籍《四库全书》,几乎涵盖了古代中国所有学术领域。编修历时十余年,参与编撰学者三百六十多人,抄写人员近四千人,收录典籍三千五百余种、七万九千余卷,装订成三万六千余册,约七亿字……它收录了从先秦到清乾隆时期我国大部分重要典籍,几乎涵盖了古代中国所有学术领域。当时一共抄写了七部,这七部书命运却各不相同。

其中文源阁本在1860年英法联军攻占北京,火烧圆明园时被焚毁,文宗、文汇阁本在太平天国运动期间被毁;杭州文澜阁藏书楼1861年在太平军第二次攻占杭州时倒塌,所藏《四库全书》散落民间,后由藏书家丁氏兄弟收拾、整理、补抄,才抢救回原书的四分之一。文溯阁本1922年险些被卖给日本人,现藏甘肃省图书馆。文津阁本于1950年由中国政府下令调拨到中国国家图书馆,这是目前唯一一套原架原函原书保存的版本。文澜阁本则藏于浙江省图书馆。

200多年来,当年抄写的七部《四库全书》,流传至今仅存三部半,较为完整者就两部——如今国家图书馆“镇馆之宝”、文津阁《四库全书》,以及藏于台北故宫的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。而台北故宫所藏,收书三千四百七十一种,全书有三万六千三百八十一册,七万九千三百余卷,比传存的文溯,文津两阁本超出甚多,是存世最为完备、也最为精美的一部。

一页千金的宋刻本

宋版书在明末清初已经是非常值钱了,甚至以页论买卖,清代著名藏书家黄丕烈为购宋刊《战国策》,竟花去八十两黄金。因此收藏界有“一页宋版,一两黄金”之说。

宋刻本的珍贵,不仅在于它的稀少,它的做工讲究,更在于它最接近古本。借助宋刻原版,校正明清以来所刻古籍的讹误,恢复古籍的真实面貌、搜索后代刻本中没有的资料、查找典故、考察史实,宋刻本有其极高的学术参考价值。

而在台湾地区,就目前所知,仅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台湾“国立中央图书馆”的宋刻本就有近400部。其中包括《尔雅》、《周礼疏》等学术价值极高的传世孤本。

《尔雅》原为常熟汲古阁毛氏父子旧藏。毛晋汲古阁是名冠江南乃至全国的大藏书家和名刻书家。而此书后为清毕沅经训堂所得。毕沅累官至湖广总督,他死后的第二年,因其在湖广总督任内滥支军款事发,子孙被革职,家产被没收,此书应在其时进入内廷收藏,后随其他珍宝南迁,入台北故宫博物院储藏。

《尔雅》与“晋王羲之快雪时晴帖”、“清翠玉白菜”等一起被视为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馆之宝。《尔雅》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词典,原作者是谁,至今没有定论。

三卷三册宋刻本《尔雅》,由南宋国家最高学府——国子监刊印,保存得相当完整。国子监自五代时开始刊刻经籍,到如今,五代与北宋的刊本已经不多见。这部南宋时代的《尔雅》是珍贵的孤本,也是研究五代刻书规模的重要物证。值得一提的是,古书的字体与刊印形式也如艺术品一般有其风格演变的历史。这部《尔雅》的字体端庄有力,版面宽大疏朗,又称为宋刻大字本,是难得一见的精品。

而《周礼疏》由唐代的学者、经学家贾公彦等编撰,是唐人为“九经”所作的注疏中最为朱熹称道的一部,现存版本为南宋的两浙东路茶盐司所刻,宋元递修本。

据近代学者考证,此书在我国出版史上独具地位。清初康熙年间“帖学四大家”之一的何焯在故宫武英殿工作曾见过此书,但在中国清代官府藏书目录《天禄琳琅书目》中却未收录此书,其原因令人不解。

“古籍与秘档”

台北故宫所藏清代文献档案,也是属于清宫旧藏。依其存放地点主要区分为“宫中档”、“军机处档”以及“内阁部院档”、“清国史馆与民国清史馆档案”四大类,其中以“宫中档”朱批奏折与“军机处档”录副折件与附图所占数量为最大宗。这些档案文书,由于具有高度机密性,向来深藏大内,外界人士鲜少认识,但在清代统治者有意识的管理与保存情况下,得以存世迄今。

台北故宫的古籍善本主要源自清宫旧藏,包括宋、元、明历代传承下来的善本旧籍与清代宫廷抄写刊印的书籍,其中以昭仁殿“天禄琳琅”、养心殿“宛委别藏”、文渊阁“四库全书”、摛藻堂“四库全书荟要”、武英殿殿本图书最负盛名。

乾隆九年(1744年),乾隆帝命内臣检阅宫廷秘藏,选择善本进呈御览,列于昭仁殿,赐名“天禄琳琅”,并亲书匾额及对联。“天禄”一词取汉朝天禄阁藏书,“琳琅”为美玉之称,意谓内府藏书琳琅满目。此后,昭仁殿成为清廷收藏善本珍籍的专门书库。而“天禄琳琅”,则成了乾隆皇帝藏书菁华的代称,也是至今仍存的清代皇室藏书。

“宛委别藏”是清朝学者阮元花费几十年心血收集、编纂、抄录而成的,没有副本,只此一套。

阮元学问很大,曾奉乾隆谕旨参与编纂过多部皇家出版的书籍。他在南方做官时,很注重收集散落在民间的古书。通过征集、购买、借阅等途径,几十年间,阮元收集到160部连《四库全书》中都没有的古书,陆续精心抄写,编纂成册,统称为《四库未收书》,进呈给乾隆的儿子嘉庆皇帝。

嘉庆皇帝对这套书非常珍爱,命名为《宛委别藏》(据古书记载,“宛委别藏”是大禹珍藏典籍的地方),还在每部书的首页加盖了“嘉庆御览之宝”的御玺,又命工匠制作了100个楠木书匣,加以精心包装,然后陈列在养心殿御书案背后的书架上。

养心殿,是清朝自雍正皇帝以来历代皇帝日常办公和居住的地方(雍正以前的皇帝住在乾清宫)。殿中的御书案是皇帝批阅奏章的书桌,嘉庆把《宛委别藏》收藏在此处,可见他对此书的珍视程度非同一般。

日寇在东北制造“九·一八事变”之后,故宫博物院担心战火会烧至北京,便将故宫最珍贵的部分文物装箱运到南京,后又辗转运到四川保存。其中就包含这套《宛委别藏》。

解放前夕,这批文物被国民党运至台湾,《宛委别藏》被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。所以,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里,只余下那些空书架,还按两百年前的原貌,摆放在养心殿中。

台北故宫博物院里所藏的数万件古籍善本,许多来自于大陆历代遗存,甚至直接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,祖国大陆藏书界很少有人见到过这些典籍。

也许有那么一天,万流终于归宗,散落海峡两岸的文化瑰宝,终有团聚的一天。

台北故宫里,另外的精品

1.藏文大藏经

不管从历史、文物自身质量还是珍贵稀有性来看,藏文大藏经都堪称稀世珍宝。康熙八年,蒙古籍、笃信藏传佛教的孝庄皇太后,亦即民间熟悉的“大玉儿”,动员娘家资源筹款,由康熙皇帝动员僧众171名,将年久破损的明代大藏经,用泥金重新抄写一遍,命名《大藏经》,这也是清朝第一部重修的佛经。当时使用金箔逾37万两,金粉近1800两,共分108函(象征世间芸芸众生108种烦恼),总计10万页经文,每一函经文重达50公斤,今日市价估逾百亿元。

藏文佛经的装帧形式不同于汉族人习惯,以经叶、经版和经衣组成。经叶呈长方形,一张张叠成一摞,上下以经版夹住,然后用丝带扎紧,并附上白色哈达,最后以黄绫经衣包裹,成为完整的一函经箧。这种经本形式源自印度,为西藏佛教沿用,称为“梵夹装”。此为清朝收藏,泥金写本藏文甘珠尔经的经叶,正反两面均以金泥正楷书写,每函300~500叶不等,经叶依次序叠放后,边缘即呈现金泥彩绘的法螺、法轮、宝伞、白盖、莲花、宝瓶、金鱼、吉祥结等8种图案。

2.帝鉴图说

这是张居正为当时年仅10岁的明神宗(万历皇帝)所编的教科书,每段故事先录一段简短的史传记载,再翻译成当时通行的白话文,于文末提醒为政之方,通俗易懂。“台北故宫”所藏《帝鉴图说》共两册,是清代内府的图绘写本,色彩鲜艳,制作精美。依制作人员的年代判断,应该完成于咸丰十一年(1861)之后。

3.明《永乐大典》

《永乐大典》编撰于明永乐年间,初名《文献大成》,是中国的百科全书式的文献集,全书目录60卷,约3.7亿字,这一古代文化宝库汇集了古今图书七八千种。

《永乐大典》成书600年来,屡遭变乱劫难,先是其正本不知所踪,嘉靖末年抄录的惟一副本在清康熙年间便已佚失不少,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,《永乐大典》又遭兵燹,除大部分被焚毁之外,幸存残本被劫掠至英、美、法等国,流散海外。

《永乐大典》成书时共有22877卷,装成11095册。然而,目前全世界各地所发现的《永乐大典》数量全部加在一起也只有800卷,400册左右。也就是说,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,已知和能见到的《永乐大典》加起来,不到原书的百分之四。

目前,《永乐大典》散落在八个国家和地区的三十多个单位和个人手中。国家图书馆目前拥有221册(包括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60册),居世界各处收藏之首。

此外,台北故宫没有列出的重要古籍善本还有很多,比如宋《孟子注疏解经》、宋《南轩文集》、宋《宣和奉使高丽图经》等等。

回到腾讯网,看更多今日热点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新闻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精选评论
回到腾讯网首页 看更多热点新闻